免得我们重蹈覆辙(一)

十六世纪宗教大改革500周年

 

一个人不会无原无故对自己所爱的人变心;一栋大楼不会无原无故倒下来;一座大桥不会无原无故坍塌。教会也不会无原无故变质。从教会历史中,我们看到初期原本信仰纯正,对主充满爱心的教会最终所以会陷入黑暗和迷信中,是由许多因素造成的。除了容许大量没有真正信主的人涌入教会成为会友以外,还有一个因素导致教会的逐渐衰弱。

原来在罗马凯撒康斯坦丁接受基督教之前,教会虽然基本上尊重某些教会领袖的权柄,却没有采取今天所谓的‘中央集权制度’ (Central Authority)。然而,当基督教成为罗马帝国的主要宗教之后,这一切就改变了。教会开始效法罗马凯撒治理国家的方式,为每一个区域例如罗马,耶路撒冷,安提亚等等设立监督(Bishop),并让他们各自治理那些区域的教会。由于罗马是整个帝国的京城,又是使徒保罗和使徒彼得(根据罗马天主教的讲法)殉道的地点,所以罗马的监督自然就成为一个极有影响力的人物。

在大约五世纪中时,曾获凯撒公开支持的罗马监督利奥一世 (Leo I) 开始歪曲圣经的话语,宣称自己是所有教会最终的权威。照理来说,众教会应该会拒绝听命于他,但他们却没有这么做。为什么呢?

原来那时罗马帝国开始被蛮族侵略,许多区域的教会在兵荒马乱的情形下已经不在了。位于罗马的教会已是少数仅存的教会之一了。但更重要地是,利奥一世为教会和国家立下许多汗马功劳。他在那时不仅解决了一些长期困扰教会的神学问题,甚至还在公元四五二年勇敢地面对来犯的匈奴首领阿提拉 (Attila) ,从而解救了罗马城和居住其中的百姓。

就因为这些缘故,当利奥一世宣称自己为教皇,是所有教会最终的权威时,大多数的教会领袖都向他俯首称臣。他们因为过于尊重一个人,竟然刻意舍弃了圣经的教导,也忘了唯有基督才是教会的头。

亲爱的主内弟兄姐妹们,这是我们必须谨慎的问题,因为今天的教会往往会不小心跌入这样一个相同的陷阱。

当一个人被上帝大大使用,例如开始一间教会,或在事奉中带领多人信主时,我们经常会对这个人十分敬佩。这本身当然没有错,因为圣经的确有教导我们要看重那些在主里劳苦的人(参阅提前五17)。然而,我们要十分谨慎,免得我们的尊重在不知不觉下越过圣经的警戒线,变成一种崇拜。我们对上帝仆人的尊重必须是在主里的尊重,而不是盲从。《续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