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件令人难以置信的事

“但人就为自己设立那雕刻的像。摩西的孙子、革舜的儿子约拿单和他的子孙做但支派的祭司,直到那地遭掳掠的日子。”(士18:30)

 

在生活中,当我们遇到一个没有礼貌的孩子时,通常我们都会认为这一定是他的家庭教育出了问题。我们会把大部分的责任放在他父母的身上,并认为他们没有好好地教养自己的孩子。也因为这原因,当我们读到这个名叫约拿单的利未人如何利用宗教来赚钱的时候,开始的时候我们也会认为这一定是他的家人在教养孩子方面疏忽了。然而,事实真的是这样吗? 在以上的经文中,我们看见这约拿单其实就是摩西的孙子,而摩西曾吩咐众人要教育他们的孩子,难道他自己会在这方面疏忽吗?(参阅申6:4-7)

其实我本身曾认为在士师记时代,以色列人是因为忽略了孩子的家庭教育,所以才会使到新一代的以色列人不认识主。但是过后当我查考圣经的时候,我发现到事实或许不是这 样的,因为当天使向基甸显现的时候,后者回答他说:“主啊!耶和华若与我们同在,我们何至遭遇这一切事呢?我们的列祖不是向我们说,耶和华领我们从埃及上来吗?他那样奇妙的作为在哪里呢?现在他却丢弃我们,将我们交在米甸人手里。”(士6:13)

从基甸的答复中,我们看见他的父母确实有遵守摩西的教导,把主的作为传给他们的孩子。但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 为什么当时许多像基甸那样的以色列人会不认识神呢?

其实,我们必须记得知识跟信心是完全两回事。身为父母,我们能够把主的话语传授给我们的孩子,使他们和我们一样,对圣经的真理有着一定的认识。但是,除非他们亲身经历过主的恩典,并打从心里接受这些真理,以信心接受耶稣成为自己的救主,不然他们所领受到的真理对他们而言只不过是一个理论罢了。

当年的以色列人或许就是这样。他们虽然生长在一个基督化的家庭,也长期接触到主的话语,可是却没有亲身经历过主的恩典;他们对神的认识也只是停留在知识上的层面罢了。对他们而言,列祖所拥有的神并不是他们主动要拥有的神。他们也没有像自己的父母那样主动地相信和跟随主。因此,虽然他们在知识上认识主,但圣经却说他们“...不知道耶和华,也不知道耶和华为以色列人所行的事。”(士2:10)

既然如此,我们真的要好好地为自己的孩子祷告了。我们不但要求主给我们力量在孩子的面前活出一个美好的见证,也要求主恩待他们,使他们能够亲身经历到主的恩典。 唯有如此,他们才不会重复士师记的悲剧。《完》

 

姚 婉 薇 姐 妹 的 见 证 分 享

“耶 稣 不 许 , 却 对 他 说 , 你 回 家 去 , 到 你 的 亲 属 那 里 , 将 主 为 你 所 作 的 , 是 何 等 大 的 事 , 是 怎 样 怜 悯 你 , 都 告 诉 他 们 。” 马可福音5:19

这节经文是说到当时原本有个人被一大群的鬼附着,昼夜常在坟茔里和山中喊叫,又用石头砍自己,过着人不像人、鬼不像鬼的生活。后来主耶稣拯救了他,把群鬼赶了出去。他得拯救后,原本与耶稣同在。主耶稣却要他回去他亲属那里为神做见证,把神奇妙的作为,告诉他们。

最近我们从神那里得到何等的拯救,我们也要与你们分享神伟大的作为。就在上个星期一,我们看天气还不错,一家五口便决定骑脚车到裕华园去游玩。就当我们游玩得尽兴,要离开裕华园的时候,我的脚车也不知何故,滑向左边,连人带车,滑向小水沟。我的身体也跌向了一旁的草地,头撞到水沟的边缘。感谢主,我在事发后是清醒的,但我感觉到好多的鲜血从我的额头涌出来。在那一刻,虽然是第一次发生这样严重的意外,神赐给我格外的平安,我并不感到害怕, 因我知主与我同在。反而是我的孩子都被这一幕吓到哭了。在一旁的路人都纷纷地跑过来帮忙,有的帮我止血,有的便帮我呼叫救护车,有的便在一旁安慰我的孩子们。

不多时,警察和救护人员也到达了。就在那时,有两位路人便问是否能帮忙把三个孩子先送回家,好让永杰能陪我一同到医院去。那两位阿姨不只把孩子们安全送回家,还陪他们去买午餐。我看到神的信实,神的供应。

到了医院,缝了针也拍了X 光片。医生说X光片不是拍得很清楚,但显示我的颈椎有移位(也可能是因为退化)与骨折的可能性。医生建议我留医做进一步的检查。我选择不留医,一方面担心家里的孩子们,一方面也觉得颈项只是肌肉微痛,没有骨折的那种疼痛。医生就让我回家观察,三天后回到医院复诊。复诊的骨科医生,说颈椎的移位和骨折可能会影响神经线而导致半身不遂,必须留医做进一步的检查。

当天,医生建议我马上住院做MRI和CT Scan 的检查。MRI在医院的排期是非常的吃紧的,医生对我们说,他也不确定几时能够有空挡让我去做这个扫描。永杰就和我就一起祷告,求神为我们预备一切。就当我们认为当天不可能会有排期的时候,就来了一个医护人员,说要推我去做MRI扫描。他还告诉永杰,不明白我明明能够行走,医生却特别吩咐必须让我躺在床上,推整张床位去做扫描,而一般的病人都是做轮椅去的。当我到达扫描处的时候,看到还有几个病人在等着,而我不必等就能够马上进行扫描了。放疗师一直追问我是怎样跌倒,似乎认为我好像不是很严重的情况。后来我们猜想是医生“夸大”了我的病情,才能够让我插队。我也不知不觉与医生“演”了这场戏码。感谢神万般的供应与安排。

那天晚上,我向神祷告,我求神让我能用最简单的方式来得到医治,我也能和家人出国。第二天早晨,医生来到病房向我陈述我的MRI报告。医生说“你的MRI报告显示你99%没事,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你的X 光片和MRI的报告有这么大的不同。你今天就可以出院,回家了。”

我听了,顿时感到惊讶!我心中满心感恩!因为神一一地垂听了我的祷告!我不必接受任何的治疗就可以回家了!的确那不是我向神求的吗?“最简单的方式”!我也可以出院,CT Scan 也不必做了!

这件事也让我回想起当我怀思语和行语时,到妇产科医生那儿做体检的情况。当时医生为胎儿做扫描时,发现行语的体重比哥哥思语的体重差好多,可能有生命危险,必须马上剖腹生产。当时我和永杰都没有心里准备会发生这样的事,唯有祷告求神保守这两个孩子。

当我从手术醒来后,马上问永杰孩子怎样了,从永杰的回答中知道孩子们都安好的时候,才放下心来。后来从医生的口里,才得知我们竟然经历了神何等大的恩典。当天发现行语体重不足是技术上的错误,而发生这个错误的几率是不可能的。当时医生的确很细心为胎儿扫描,并再三确认没有错误,才决定为我马上开刀。

剖腹生产过后,医生发现问题其实不是行语的体重,反而是出于思语。当时思语部分的脐带发现被压住,已经发紫了,有缺氧的迹象。如果等到足月才生产,可能思语就会胎死腹中了。就是因为神让扫描误差(医生认为不可能会发生)的情况,才能够及时剖腹生产,救了思语!

神让每件事情的发生(好和不好的事),都有祂美好的旨意。

“我 们 晓 得 万 事 都 互 相 效 力 , 叫 爱 神 的 人 得 益 处 , 就 是 按 他 旨 意 被 召 的 人 。” 罗马书8:28

感谢赞美主!大卫在诗篇23:4所写的“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,也不怕遭害,因为你与我同在;你的杖,你的竿,都安慰我。”有主同在是有福的,而且福杯满溢。祂也是我们患难中的帮助,祂一一地垂听了我们的祷告,以最好(最适合)的方式来应允我们祷告。神是信实的。

我也要感谢主内的弟兄姐妹们,你们给予我和家人的关心和代祷。祷告的力量是超大的!

谢谢你们!愿主与你们同在!